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速递 > 正文

好战友、好兄弟追忆徐国义——他把一生都献给了游泳事业

时间:2020/07/28 浏览次数:

省体育局副局长张亚东追忆挚友徐国义 他把一生都献给了游泳事业

“人的一生中真挚的友谊难得,而今我却失去了这样一份最宝贵的情谊,国义兄弟,一路走好。”提起这位昔日的好战友、好兄弟,省体育局副局长、前国家游泳队总教练张亚东眼中又一次泛起了泪光。

张亚东比徐国义大6岁。1985年,张亚东进入省游泳队担任教练,那时的徐国义还是初出茅庐的运动员。在成为教练后,他们的关系越走越近。回忆往事,张亚东说,他们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一起奋斗打拼的兄弟。

 

一个夏天的义务劳动,让我了解他的人品

在省黄龙体育中心包玉刚游泳馆,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两位馆里的兼职救生员,双双成了奥运冠军的教练。没错,说的正是张亚东和徐国义。

上世纪九十年代,游泳已在浙江风靡。一到夏天,游泳场所人山人海,包玉刚游泳馆也不例外。有一年,馆里请在省游泳队当教练的张亚东做救生员,并由他再推荐一名教练“没多想,就叫上了国义,他那时刚当教练不久。”张亚东回忆。于是每天结束带训任务后,二人就骑着自行车去包玉刚游泳馆。救生员的工作很枯燥,需要一晚上在泳池边巡视;有时还要换上脚蹼,潜下跳水池里检查。每天忙完归队都是深夜。

这样的义务劳动,张亚东和徐国义坚持了一整个夏天,也正是这件事让张亚东更加了解徐国义的为人。

“遇事,第一想法是认认真真把事情做好,踏实负责,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他是我见过执教最投入的教练

“1994年,国义刚做教练那会,浙江游泳在全国水平属于中下,但刚走上教练岗位的他想干事,想干好事。”张亚东回忆——为了尽快学到优秀的执教技巧和游泳技术,徐国义总是想尽办法向优秀教练“偷师学艺”。

一到泳池边,徐国义就自带一种强大的气场。在张亚东看来,这是长年累月百分百投入带训所积淀的,“刚做教练时,国义的脾气有些火爆,那是因为恨铁不成钢,他希望运动员每天都有进步。”

 

2008年北京奥运会,浙江游泳无缘金牌。接下来的伦敦奥运周期,徐国义的最大目标就是金牌。

“国义在叶诗文身上倾注了大量心血。我们每次见面,10次有9次聊的都是训练和运动员的话题。叶诗文身体状态不好、营养没跟上都是他每天牵挂的。”

张亚东说,虽然在训练中徐国义对队员们很严厉,但在生活上,他对他们的关怀无微不至。

2015年,正在昆明高原带队集训的徐国义被确诊恶疾,需要到北京动手术。张亚东赶去北京,想给兄弟鼓鼓劲。手术很成功,病情好转。张亚东也松了一口气。

正值里约奥运会备战关键期,徐国义提出要回一线带训。他不想天天只是静养休息。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同意了徐国义的请求,前提是不允许过度劳累。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决定,张亚东仍显得有些自责,“国义累得已经不是体力,而是脑力。那种每逢大赛的紧张感是一般人无法体会的,如果没有这么大的压力,也许他的疾病不会复发……”

 

去年,徐国义旧病复发,行走已经不便。张亚东在北京见到他时,他仿佛一个天真的孩子,又提出希望回到一线。兄弟见面依旧是打趣的玩笑:“你现在是运动员,医生是教练,你要听医生的好好康复,好了以后回杭州我们再一起喝茶。”

为了浙江游泳,他付出了一切

时光再回到15年前。2005年,张亚东出任国家游泳队总教练,他将当时带训蔡力的徐国义招至麾下。“当时我提出,楼霞也可以到国家队,夫妻俩也能有个照应,但是被他拒绝了。”张亚东说,国义拒绝他的理由很直接,也令人无法辩驳:有楼霞在省队承前启后,这样浙江游泳后备人才培养才不会断档。

无论在省队、国家队,面对年轻教练的请教和运动员的困难,徐国义和楼霞从不藏着掖着。“可以说,国义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游泳事业。”在张亚东看来,徐国义离开了,但浙江游泳还将有一批又一批“后浪”,朝着他曾经奋斗过的目标不断向前。

 

浙江泳坛教练追忆徐国义他的离开,是无可弥补的损失——浙江泳坛教练追忆徐国义

徐国义的离去,让整个浙江游泳界深感悲痛。同为省游泳队教练的陶嵘和王国军用最真挚的话语,回忆和这位功勋教练的点点滴滴。

陶嵘:全身心投入,顾全大局

他与徐国义差了8岁。

1993年,陶嵘刚进浙江体工队时,徐国义正准备退役,听说“大队员”退役了会留在队里当教练,陶嵘心里很佩服——体工队训练的日子有多苦,只有运动员和教练员知道。能留下来的,都是“真爱”。

运动员时期,和老大哥徐国义的沟通并不多,陶嵘只记得,这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教练,为人很低调。2002年,陶嵘退役后也转型做起了教练,与徐国义的接触开始频繁起来,从他身上看到了更多的闪光点。

“如果听说你队里有个队员成绩怎么练都上不去,徐教练会主动和你探讨分析,帮你一起找原因。”在众多教练的印象中,徐国义和人沟通热情大方,眼光比常人看得更远,做事情总是在为整个浙江游泳队考虑。

而在平日执教时,徐国义又“换了副面孔”——队员是有点怕他的。徐国义话不多,对训练一丝不苟,他一个眼神、动作,队员们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在他手下训练,没人敢偷懒。

2015年徐国义罹患疾病,陶嵘听说了,但和其他同事一样,把话憋在肚里,不想给徐国义造成过多的心理负担。

在北京做完手术后,徐国义用最短的时间回到了泳池边。“回来那天,他好像是外出办了件事一样,关于病情没有多提一个字,回来后继续埋头带队训练。”

“他是一个动过大手术的人,怎么就跟没事一样……”采访中,陶嵘句句表达了他对徐国义的敬佩之情,他惋惜地说:“可以这么讲,游泳事业几乎占据了他的全部生活,他的离开,对于浙江游泳军团来说,是一个无可弥补的损失。”

王国军:亦师亦友,做人做事

“亦师亦友,做人做事。”说起徐国义教练,王国军仍旧十分伤心,而这八个字,也是王国军心中对这位功勋教练最深刻的印象。

自从15岁来到省游泳队,王国军认识徐国义已经27年了。那时,王国军还是省游泳队的一名运动员,徐国义虽然不是他的教练,但是每天也会在泳池见到。“徐指导平时比较严厉,小队员们都有点怕他。”不过,相处时间久了,王国军发现,训练时非常严厉的徐指导在训练场之外也是个爱和大家打成一片的人。

在游泳圈里,徐国义特别喜欢潜心钻研游泳训练的那些事,特别是技术方面。他能够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金牌运动员,不仅仅是在研究技术上,更是在做人上有很多值得年轻教练学习的地方。

2002年,王国军成为了省游泳队一名教练,徐国义成了他的同事、前辈,“徐指导是个特别正直的人,工作中有什么错误,(徐指导)都是当面指出。”正因为如此,刚做教练那会,王国军经常会觉得有点委屈,但是后来回想起来,这位金牌教练给自己的指导都是执教生涯中宝贵的财富。

2005年,徐国义前往国家游泳队执教,一年到头不是在外面训练就是在北京,回杭州的机会越来越少。“徐指导回来,我们几个教练都会聚个餐,聊一聊轻松的话题。”不过,王国军透露:“徐指导是个潜心工作的人,每次聚会最后都被他带成了业务探讨会,我们也趁机学了不少。”

 

大力弘扬“工匠精神”

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芬芳

——论学习徐国义同志先进事迹

一辈子只做一件事。从当运动员到带运动员,徐国义的人生履历表简单得只有寥寥几句话。不过,看似简单的履历表,分明又是一幅浓墨重彩的大作,一笔一划无不是精雕细琢的,绘就的是传世之作。

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并不是消极怠工,而是对职业的无限热爱与忠诚,始终充满着激情、憧憬。作为赛场的泳池,是热闹的、喧嚣的,有时是无尚的荣光,有时也是黯然神伤。无论什么样的境遇,徐国义都做到了宠辱不惊。徐国义精神的可贵,是一直坚守着训练游泳池。这几乎是苦行僧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枯燥、乏味、潮湿、单调。但徐国义从来没有退缩过、胆怯过、后悔过,他把单调的训练生活,过成了放了蜜一般甜滋滋的生活。因为热爱,再苦也是乐、苦中也能作乐。

徐国义的双亲,未必能有机会品尝儿子的厨艺,他的爱人也可能没吃过他亲手熬制的阿胶。他的运动员们比他的亲人更有“口福”。在一次接受采访中,徐国义饶有兴致地详细介绍熬阿胶的办法,真可谓是“慢火熬怡糖”。就跟徐国义当教练一样,没有耐心是熬不出大滋大补的阿胶。熬阿胶由此也成为徐国义在游泳教学过程中,大力发扬“工匠精神”的重要佐证之一。

学习徐国义同志的先进事迹,就是要力戒浮躁之心,大力弘扬“工匠精神”,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芬芳。“世有伯乐,然后才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优秀运动员的诞生,需要教练的精雕细琢。培养的过程,并非是一朝一夕的,而是经年累月。没有一点决心、恒心,没有一点执着、韧劲,或许是半途而废,或许是功亏一篑。只有像徐国义这样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才能练就泳坛的千里马。

在各种利益、诱惑面前,整个社会比以往来的更浮躁。这样的背景下,学习徐国义先进事迹更需要发扬“工匠精神”。在有限的生命周期,咬住青山、锁定目标,勤勤恳恳做事、踏踏实实做人、兢兢业业钻研,把一件件小事做好、做实、做精。汇河成川、积沙成塔,树立起一座座令人敬仰的人生丰碑。

 

(党委工作处摘自 体坛报)